cheshire cat

尚未成精

Hollandfield/Faded Fantasy
Part1 Chapter2(终于考完试啦!卡文卡到爆炸😂😂😂)
1.宛如透过记忆的迷雾,Asa又一次回到那片森林。手电筒闪烁的灯光映照出爷爷空洞淌血的眼眶。他无助地张望,静物树木却分为迷茫的幻境,黑暗中生出的怪物扭曲着苍白而怪异的躯体,贪婪地走向Asa。恐惧扼住咽喉,清澈的蓝眼睛颤抖着,倒映出肆意蔓延挥舞的触手。呆滞而笨重地蔓延上少年僵硬的身体,想象的滑腻感并没有出现,有的却是木头摩擦的粗糙质感
咔哒
“no!”Asa猛然惊醒,茫然地望向四周,发现自己正在Tom的房间里。又来了,Asa抚平汗湿的黑发,那不散的梦魇徘徊在黑夜之中,伺机而动,一片一片蚕食掉少年的理智。
一阵巨大的呼噜声强行将Asa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出,嘴角僵硬地抽动了下,差点忘了还有这家伙。鄙夷的目光聚焦在Tom上,此时的Tom全然不知Asa的凝视,惬意地摊在床上,流着哈喇子编织着自己的美梦。
怎么能睡成这样死猪样,现在好了即使没有噩梦我也睡不着了,醒着话痨睡着了也不给我片刻安宁吗?!呜哇……无数的气泡在心中冒出,嗯嗯嗯啊……嘴翘起老高,Asa索性放弃了睡觉的想法,负气地将头脑的时间轴调回到这个离奇的上午。
2.潮湿的石洞将海风的咆哮隔绝开来,却无法让Tom的嘴闭上一秒钟。
“所以当Ms.Peregrine告诉我们你已经上岛的时候,of course,我超级兴奋,立马就抓着Emma来接你啦……”
持续懵逼的Asa自动屏蔽了Tom滔滔不绝的话语,沉浸在震惊之中。
“所以……”
“所以你们真的、真的还活着吗?”
“Asa,告诉你很多遍了,我们不都站在你面前吗?”
“大概是脑子摔坏了吧。”Emma以令人惊讶的速度穿着铅制的鞋子愤愤地坐在前面。
“But、but,1940年你们不是,你们的孤儿园不是被炸毁了吗,即使你们逃了出来,现在也应是将近八十岁了呀!”
“Tom,再说一遍。”
“ 好哒,那只鸟,Asa,不要走神,”
“才、才没有呢!”Asa因为心虚而脸上一片绯红,管他呢,这么黑的洞穴,即使是spider-man也不一定看得见呢。
“总之,那只鸟在飞机来的前一秒,创造了一个loop,AkA时光圈,就是个专门为异能人创造的保护伞,这里的每一天都会不断的重复一天又一天,不断重复在1940,9月3日,所以我们,of course,没有死去,也不会变生长,变老,look,我们到了!”
穿过阴暗的石头,带着海腥味的空气吹走身上的灰尘,Asa终于看见了自己心中日思夜想的画面。和煦的日光照射在这座恢宏的建筑上,哥特式的尖顶的阁楼,盘满爬山虎的红砖墙,生长着考究植物雕塑的花园。
“oh my god…”一声默叹钻出Asa的嘴,厚重的大门吱呀打开,一位妆容古怪的女士出现在一行人的面前,向Asa伸出手,金属摩擦般的声音从喉咙中挤出:“hi,Mr.Asa Butterfield,我是Ms.Peregrine,we have waited for you for a long time。”
3.窗外的雨声将Asa拽回现实,Tom呼声依旧,不禁愤愤想起自己究竟怎么落到这副田地。
与Ms.Peregrine和孤儿院的其他孩子见面后,Tom便截住佩小姐的话,二话不说,立马拉着Asa跑进了自己所谓的办公室,“好啦这些见面啊自我介绍啊大概快把你给闷死了吧,让我来给你看一些有趣的stuff!”棕发少年笑着,握住Asa的手,一把踢开房间门。
Asa幻想过地狱,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真的来到那儿。无数的图纸,瓶罐散落在地上,一张突兀的大长桌占据了房间的大片空间,桌上一个个精致的人偶睁大双眼,慵懒地看着它们的新客人。
“wow!”
“yep,欢迎来到我的房间!”Tom无不自豪地张开双臂,仿佛在炫耀着他的作品。
“所以,你是做玩偶的?”
“what?!no!”Tom被这个傻气的问题一下泄了气,“让我给你展示下神奇的Tom Holland!”说着便打开一个瓶子,Asa好奇地探头过去,却只闻到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。
“ew,那里面是是是是心脏?!”
“对啊,那又怎样?”Tom歪了下头,用镊子夹起一个小小的心脏,放进一个人偶体内。
“看好了,现在神奇的Tom法师(Asa:好啦好啦行行行你快点)将要展示他伟大的魔法!biu!”
人偶仿佛听到指令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向Asa鞠了一躬,用沙哑的嗓音说到“hello,hello”
“wow”Asa的眼中闪过一丝光彩,“这就是你的能力,so cool!wow!”
少年望着Asa兴奋的傻样,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:“yep,这就是我,神奇的Tom Holland!”
4.再也忍不住Tom的呼噜,Asa翻身下床,这么大的一个“办公室”,绝对有什么东西可以堵住Tom的嘴吧。怀揣着渺茫的希望 (以及不知哪儿来的微笑),在地板上翻找着。一个幽幽的声音在背后想起:“Asa你干嘛呀~”
Asa的笑容僵在脸上,努力将空白的大脑转过去:“啊,Tom,我、我只是
做噩梦了”
做噩梦
噩梦

天哪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啊啊!Asa大脑瞬间爆炸,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!自己也是十九岁了好丢脸!
就在Asa进行心理斗争时,Tom抢先一步,将手臂挽上Asa的脖颈,轻柔地说道:“做噩梦的话,就和我一起睡吧!”便将Asa拐上床,丝毫不顾Asa的哀嚎。
完了,Asa在黑暗中挣扎着,企图逃离Tom的怀抱,却被这个奇葩紧紧抱住,Asa心中悲戚地为令一个不眠之夜做好准备。
(终于考完试了x2于是开心的卡文😂😂😂)@elk 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