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shire cat

尚未成精

Hollanfield/Faded Fantasy
Part2
Chapter1
(这章荷兰就黑了我戳死自己)
1.这里是无尽的黑暗。
他徜徉在这片虚无之中,任凭绝望的平静包裹自己。
他们说这一代人的特点是全球化,有了Facebook,twitter,Instagram,这群无所事事的混蛋连买一瓶可乐都想让全世界知道。
Nobody cares。一抹轻笑浮现脸上。They know shit about it。什么全球化,全是胡说。
是对一切漠不关心,他清楚地记得他们神情中的不屑与麻木。当hollow挖出爷爷的双眼,他的父母举办派对庆祝新书的出版,当他无助地奔向过去的朋友Ed,得到的只是一包劣质大麻。他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感情埋藏,像吞下一粒苦涩的种子,用处方药说服自己生活就是一场永不结束的狂欢。直到那个少年闯入他的世界。
他是一具空壳,一个嗑药的嬉皮士,他绝望地呼吸着他的一切,他臂弯里薄荷的清香,他稚拙的亲吻,他炽热的爱恋。他是Tom的瘾君子,他贪婪地享用着这一份无来由的温暖,即使他燃烧殆尽。
那天夜晚,他们相拥睡在Tom杂乱的小屋地板,他闭上双眼,假装陷入沉睡,Tom厚重的呼吸落在鼻尖,提问似乎来自另一个纪元,
“will you stay,for me?”
他突然感到悲伤将他包裹,他想到那个深夜用药片来麻痹情感的自己,他被束缚,却又无从逃离,
“I will”
何须再问,他早就作出了决定,黑暗中,他看着少年欣喜的眼神,泪水悄然滑过脸颊,他爱Tom,如果这份情感意味着深渊,他愿意沉沦。
2.他的人偶还未醒来。
这是他最喜爱的作品,真正的大师之作,他仔细地雕刻每一丝纹理,精准地搭建骨架,他们说最好的东西要给最爱的人,不是吗?
对吧,我最爱的Asa?
座椅上的少年紧闭着双眼,瓷白的肌肤在微光下显得很不真实,仿佛随时便会消散在虚无之中。
他不会走的!他不会离开我!他会留下他答应了我!
他狂怒地扑向他的人偶,那张精致的面容却依然平静。他盯着那双眼睛,那双令他疯狂的蓝眼,现在紧闭着的蓝眼。他急促地喘息着,拼命令自己平静下来,他是我的,我会让他留下。
一抹癫狂的微笑浮现在Tom脸上,hollow来的也真是太好了,他想到了Emma那副可笑的样子,慌张地告诉大家hollow的到来。他记得自己看见Asa死去的伤心模样,不由得感叹自己精湛的演技。他正巴不得呢,感谢那些恶心的hollows,他的Asa终于可以和他永远在一起了。
身下人还未醒来,Tom并不担心,一定会的,我不会再犯当时的错误了。
Stan……
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离开我!我救了他我给了他新生为什么所有人都会离我而去!
这一次不会了,我已经不是那个Tom 了,Asa会感激我的。
他冷静下来,等待着他的人偶。
3.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承载着巨大的痛苦,他用尽全力睁开双眼,一个鲜明的声音将他从黑暗中拽出。
“you wake,Asa”
他认出爱人的声音,努力回应他的呼唤,可发出的只有木头摩擦般闷闷的气声。
“hush sweetie,你现在还不能说话。”
“不能说话”?Asa疑惑地望着自己的恋人。
“why can I never be able to forget your beautiful blue eyes?喜欢吧,我给你的礼物?”
内心的恐惧代替了对恋人的喜悦,清澈的眼睛颤抖着,迎上Tom侵略性的一吻。
“真是可口呢,我的Asa,喜欢你的新身体吗?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你拼好的呢。”温热的呼吸喷在Asa耳后,“对了,差点忘说了,你已经死了哦,不过没事,I brought you back,现在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,就像你说过的那样。”
Tom轻轻咬住Asa的耳垂,探索上少年僵硬的身体,Asa的恐惧附上全身,曾经无比温暖的触摸如今却逐渐吞噬掉他的理智。
“你被hollow吃掉了,你真该看看你的尸体,啧,用了很久才拼起来呢!为了让你醒来,我还亲手为你挖出来Olive的心脏,她祈求我不要杀死她,可是又有什么比得上我的Asa呢?别担心,我处理得很干净,他们不会发现的”Tom说着吻上Asa的唇。
“get……off me!”Asa推开Tom,想要逃离这间屋子,可双腿却只有无力地瘫倒在地上。
“忘了给你说吗?你是我的人偶呢,怎么会轻易让你跑掉?”
腹部传来一阵重击,Asa痛苦地蜷缩起来,那是Tom。Tom缓缓俯下身子,扶上恋人扭曲的脸庞,“还以为你会比Stan聪明些呢,小傻子”冷冷的声音传来“估计那只鸟没有告诉你吧,来这里之前我在另外一个孤儿院呆过
他叫做Stan,Stan Tucci,他说会和我永远在一起,结果出了车祸。为了履行他的职责,我将他复活,just like you。可他忘记了他的誓言,他离开了我,他叫我怪物,他们都叫我怪物,将我赶出去等死!为什么!为什么你们要离开我!tell me!”Tom粗鲁地将Asa从地上拽起,胡乱亲吻着他,
Asa尝到鲜血的腥香,他绝望地闭上眼,感受着他的愤怒,任凭Tom将他摔在地板。
“相信我吧,你会接受的,总有一天,你会感谢我,我们又会在一起,就像从前一样,在那之前,你就好好在这里待着吧!”
湛蓝的双眼无神的望向徐徐关上的门,他是Asa Butterfield,只属于Tom Holland的人偶。
(真是写的太烂了跪求大家放过😂😂😂)

Hollandfield/Faded Fantasy
Part1 Chapter3
(这篇会开车吗?都被荷兰拐上床了怎么能不干点正事😂😂😂请各位太太耐心看到最后😂😂😂感谢圈内太太的图)
1.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,在少年的身上洒下一片金黄。Tom慵懒地睁开双眼,欸?Asa蜷缩,哦不,囚禁在他的臂弯里,蓝眼直勾勾地盯他。Tom即使再傻也能看出那双眼睛杀人里的anger,“你睡相糟透了,you know?”“y、yeah?”Tom怯生生地回答。老天,自己昨晚到底干了什么呀!想到各种可能,Tom的脸嘭的一下红了起来。
“所以你还不准备放手吗?”Asa的声音将Tom从脑内风暴中拎出来。Tom这时才发现自己仍然搂着同样脸红的Asa。
“s、sorry!”
天啊,这个人怎么这么迟钝,Asa在心中暗想。蓝色的大眼睛忽闪着,看着对方慌乱的样子,竟觉得有些可爱,不行,要严肃,严肃!可一抹笑意还是止不住地流露在脸上,Asa要紧双唇不让自己笑出来,不自觉地将头深深地埋进Tom的臂弯之下。
Tom看着在自己怀中蹭来蹭去的Asa,不禁呆呆地笑了起来,放下了抽回一半的手。
“boys,time to wake up…holy!what the heck!”两人顺着惊呼声看去,Emma站在门外注视着两人。仍未下床的两位炸了,Tom抛下已经彻底蒙圈的Asa,急忙解释道:“Emma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早已平静下来的Emma双眼射出一道狡黠的光芒,无声息地飘向Tom:“Tom没想到啊,居然这么快就对我们的小Asa下手了啊,我就不打扰你了!”Asa Butterfield,Tom Holland,听着Emma欢呼般的“yes”,在这个离奇的早上彻底冻住。
2.“so,你就把我拉上床了。”早餐桌上,Asa闷闷的声音传到耳边,Tom的顾虑才打消,欣然冒出一句:“呼,太好了。”
“原来你看见我被你压了一晚上很欣慰呀?”
“没有啦,抱歉啦Asa”失去负罪感的Tom止不住笑意,莞尔道。阳光闪耀在少年灿烂的笑容上,Asa怔怔地看着出神,半晌,挤出一句轻声的“切”。
恍惚间,Asa突然想到了什么,向Tom问道:“对了Tom,在石洞那天,你说的'welcome home'是什么意思?”
“那个嘛,因为你也是异能人啊。”
切,少骗我,我怎么不知道?”
“well,异能人的基因都可遗传,你和Abe一样,都有着对于我们而言最珍贵的能力。”
Abe……熟悉的名字在头脑中回想,树林的阴翳,空气中的腐臭,抚上脸颊的湿滑触手,明亮的双眼瞬间蒙上一层阴影。
Tom注意到了身边人的异样,轻柔地问道:“Asa你怎么了,吃到佩小姐的黑暗料理了吗?”
“no,it's just that…just tell me about everything,the monster,Abe,particular kids,everything,I know you can do it,right Tom?"
Tom爽快地答应道:“amazing Tom Holland,随时为我最亲爱的Mr.Butterfield效劳”
切切切—来自Asa Butterfield的蔑视。
3.穿过泥泞的街道,海风裹挟着阵阵寒意,Asa缩了缩脖子,缓缓踱步道忙碌的Tom身边,好奇地注视着蹲坐着地上试图撬开老旧木门的Tom。
“好啦!”少年温暖的声音传来,大门吱呀打开,Asa紧紧握住Tom的手,哆哆嗦嗦的走进这栋窄小的屋子。即使在1940的小岛上,这栋小屋也古老破败得突兀,屋内昏暗,每走一下,地板都发出痛苦的呻吟。Asa不自觉地攥住Tom的手臂,少年轻笑一声,打趣道:“wow,Asa你害怕了吗?”Asa的脸在黑暗中砰的一下红了起来,立马缩回挽在Tom身上的手,怯生生地逞强道:“才没有,带好你的路!”Tom看着慌张的Asa,轻轻牵住Asa冰冷的手,将颤抖的少年拉入怀中,“好啦现在就不会害怕了。”一盏油灯蓦然点亮,大概因为寒冷(就是害怕吧),Asa顺从地依偎在Tom结实的胸脯上,感受着少年身上清爽的薄荷味,哆嗦的身子渐渐平静下来,清澈的蓝眼透过Tom的臂弯,打量着这逐渐明朗起来的屋子。昏暗的灯光下,散落的手稿,匍匐的人偶,Tom渐渐松开怀抱,张开双臂,夸张地炫耀道:“这里就是就是神奇的Tom法师的secret basement!”Asa看着少年得意的面容,一股欢愉也浮现在脸上,这家伙也挺可爱的嘛,第一次打消了吐槽Tom的想法。
一个硕大的笔记本吸引了Asa的注意,翻开厚重精美的封面,冗杂的字迹勾勒出一幅幅诡谲的图画,那是记忆中的怪物,“hollow”Asa轻声读出它的名字,声音出奇的平静,“那些是特别的异能人,它们没有灵魂,以我们的眼睛为食,无数的异能人被它们杀死,只有你和Abe才能看见他们,你就是我们的保护者。”Tom的手从背后抚上Asa的双肩,柔声道。
“Abe就是被它们杀死的吧。”
“I'm sorry,Asa "
“I can't do that,I can't protect anyone 。”面前的少年紧咬双唇,努力却坚定地挤出闷闷的声音。
“what?”
“我连自己最亲爱的人都保护不了,又怎么
可能有能力保护你们,又怎么可能保护你!”Asa挣脱Tom的手,直视Tom的双眼,晶莹的眸子噙满泪水,肆意地滑下精致的脸庞,Asa胸口急促地起伏,断续的啜泣中,嗫嚅道:I'm sorry,I just,em?!"Asa惊讶地望着眼前人,Tom俯身吻上Asa双唇。
Asa想要逃离Tom的吻,可对方的双臂紧紧环绕着他,他只得在Tom的怀中无谓地挣扎。他感受着对方侵略性的吻,身体不由自主地吮吸着那一股薄荷的清香,那是Tom的味道。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Asa的心中渗透出来,他闭上肿胀的双眼,在混乱的思绪下却是如此得平静,任凭心中的风暴将他与Tom拉近。
可别以为Tom就比Asa冷静多少,他回过神时,Asa已经踮着脚将双臂环抱上他的脖颈,我的天啊,在暖色的烛光下,一切都是那么的朦胧,仿佛用力一戳,就会如他记忆中一样,消失在无尽的虚无中。他不愿回想,索性放空大脑。Tom粗暴地将舌头伸进Asa的齿间,轻咬着少年温润柔软的唇。他的身体祈求着,渴望着少年的一切,他柔软的鬈发,他的肌肤,他的唇,他的眼,他的忧伤,他的欢愉。这一刻,他的愿望得到了满足,他是属于他的。
Asa任由Tom剥下衣衫,舌与舌的接触,光滑而生机勃勃的肌肉的亲近,Asa急促的呼吸,他想说些什么,可到嘴边的只有细碎的呻吟。他的呻吟贪婪无比,随心所欲地吻着对方,蛮横地撕扯下Tom的衬衫。他们的头互相磨蹭着,Tom笨拙地探索上Asa小巧坚硬的乳头,他灵巧地舔舐着,吮吸着,感受着内心最原始的渴望。Asa在Tom的动作下颤抖着,享受地将头往后仰,在快感的浪潮中将原来的自我抛弃。
腐朽的地板啸叫着,这声音不可能吵到他们,他们超越了现在,超越了记忆,余下的只是海浪般袭来的情感,兴奋,激情。
他们如胶似漆地绞在一起的时候,Asa抚摸着Tom的坚挺,当他进入自己时,一切都从Asa的脑海中消失,只剩下撕裂般的疼痛,他不禁叫出声来,却又渴望着Tom更深一步的动作。他的脸因痛苦而涨红,却又因狂喜而笑。他贪婪地接受着Tom的一切,他感受着他每一次有力的冲撞,每一个炽热的吻,每一声兽性的低喘,每一寸清晰地烙印在心里。当他到达那一点时,Asa满足地发出一声快活地低吟,用一个绵长的吻回应他的爱人。
黑暗的角落里,两人相视而卧,在静谧中回味着每一刻。
“Asa,are you asleep?”
“……”
“Will you stay,for me?"
少年睁开似水的眼眸,“yes, I will."
得到答案的Tom在恋人的额前留下奖励的一吻,欣然睡去。
杂乱的房间里,滞笨的人偶机械地走向熟睡的两人,空洞的眼睛骨碌一转,
咔哒。
Part1
The End
(下一章就开启part2啦,避雷预警,Tom小天使要黑了😂😂😂)

Hollandfield/Faded Fantasy
Part1 Chapter2(终于考完试啦!卡文卡到爆炸😂😂😂)
1.宛如透过记忆的迷雾,Asa又一次回到那片森林。手电筒闪烁的灯光映照出爷爷空洞淌血的眼眶。他无助地张望,静物树木却分为迷茫的幻境,黑暗中生出的怪物扭曲着苍白而怪异的躯体,贪婪地走向Asa。恐惧扼住咽喉,清澈的蓝眼睛颤抖着,倒映出肆意蔓延挥舞的触手。呆滞而笨重地蔓延上少年僵硬的身体,想象的滑腻感并没有出现,有的却是木头摩擦的粗糙质感
咔哒
“no!”Asa猛然惊醒,茫然地望向四周,发现自己正在Tom的房间里。又来了,Asa抚平汗湿的黑发,那不散的梦魇徘徊在黑夜之中,伺机而动,一片一片蚕食掉少年的理智。
一阵巨大的呼噜声强行将Asa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出,嘴角僵硬地抽动了下,差点忘了还有这家伙。鄙夷的目光聚焦在Tom上,此时的Tom全然不知Asa的凝视,惬意地摊在床上,流着哈喇子编织着自己的美梦。
怎么能睡成这样死猪样,现在好了即使没有噩梦我也睡不着了,醒着话痨睡着了也不给我片刻安宁吗?!呜哇……无数的气泡在心中冒出,嗯嗯嗯啊……嘴翘起老高,Asa索性放弃了睡觉的想法,负气地将头脑的时间轴调回到这个离奇的上午。
2.潮湿的石洞将海风的咆哮隔绝开来,却无法让Tom的嘴闭上一秒钟。
“所以当Ms.Peregrine告诉我们你已经上岛的时候,of course,我超级兴奋,立马就抓着Emma来接你啦……”
持续懵逼的Asa自动屏蔽了Tom滔滔不绝的话语,沉浸在震惊之中。
“所以……”
“所以你们真的、真的还活着吗?”
“Asa,告诉你很多遍了,我们不都站在你面前吗?”
“大概是脑子摔坏了吧。”Emma以令人惊讶的速度穿着铅制的鞋子愤愤地坐在前面。
“But、but,1940年你们不是,你们的孤儿园不是被炸毁了吗,即使你们逃了出来,现在也应是将近八十岁了呀!”
“Tom,再说一遍。”
“ 好哒,那只鸟,Asa,不要走神,”
“才、才没有呢!”Asa因为心虚而脸上一片绯红,管他呢,这么黑的洞穴,即使是spider-man也不一定看得见呢。
“总之,那只鸟在飞机来的前一秒,创造了一个loop,AkA时光圈,就是个专门为异能人创造的保护伞,这里的每一天都会不断的重复一天又一天,不断重复在1940,9月3日,所以我们,of course,没有死去,也不会变生长,变老,look,我们到了!”
穿过阴暗的石头,带着海腥味的空气吹走身上的灰尘,Asa终于看见了自己心中日思夜想的画面。和煦的日光照射在这座恢宏的建筑上,哥特式的尖顶的阁楼,盘满爬山虎的红砖墙,生长着考究植物雕塑的花园。
“oh my god…”一声默叹钻出Asa的嘴,厚重的大门吱呀打开,一位妆容古怪的女士出现在一行人的面前,向Asa伸出手,金属摩擦般的声音从喉咙中挤出:“hi,Mr.Asa Butterfield,我是Ms.Peregrine,we have waited for you for a long time。”
3.窗外的雨声将Asa拽回现实,Tom呼声依旧,不禁愤愤想起自己究竟怎么落到这副田地。
与Ms.Peregrine和孤儿院的其他孩子见面后,Tom便截住佩小姐的话,二话不说,立马拉着Asa跑进了自己所谓的办公室,“好啦这些见面啊自我介绍啊大概快把你给闷死了吧,让我来给你看一些有趣的stuff!”棕发少年笑着,握住Asa的手,一把踢开房间门。
Asa幻想过地狱,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真的来到那儿。无数的图纸,瓶罐散落在地上,一张突兀的大长桌占据了房间的大片空间,桌上一个个精致的人偶睁大双眼,慵懒地看着它们的新客人。
“wow!”
“yep,欢迎来到我的房间!”Tom无不自豪地张开双臂,仿佛在炫耀着他的作品。
“所以,你是做玩偶的?”
“what?!no!”Tom被这个傻气的问题一下泄了气,“让我给你展示下神奇的Tom Holland!”说着便打开一个瓶子,Asa好奇地探头过去,却只闻到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。
“ew,那里面是是是是心脏?!”
“对啊,那又怎样?”Tom歪了下头,用镊子夹起一个小小的心脏,放进一个人偶体内。
“看好了,现在神奇的Tom法师(Asa:好啦好啦行行行你快点)将要展示他伟大的魔法!biu!”
人偶仿佛听到指令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向Asa鞠了一躬,用沙哑的嗓音说到“hello,hello”
“wow”Asa的眼中闪过一丝光彩,“这就是你的能力,so cool!wow!”
少年望着Asa兴奋的傻样,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:“yep,这就是我,神奇的Tom Holland!”
4.再也忍不住Tom的呼噜,Asa翻身下床,这么大的一个“办公室”,绝对有什么东西可以堵住Tom的嘴吧。怀揣着渺茫的希望 (以及不知哪儿来的微笑),在地板上翻找着。一个幽幽的声音在背后想起:“Asa你干嘛呀~”
Asa的笑容僵在脸上,努力将空白的大脑转过去:“啊,Tom,我、我只是
做噩梦了”
做噩梦
噩梦

天哪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啊啊!Asa大脑瞬间爆炸,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!自己也是十九岁了好丢脸!
就在Asa进行心理斗争时,Tom抢先一步,将手臂挽上Asa的脖颈,轻柔地说道:“做噩梦的话,就和我一起睡吧!”便将Asa拐上床,丝毫不顾Asa的哀嚎。
完了,Asa在黑暗中挣扎着,企图逃离Tom的怀抱,却被这个奇葩紧紧抱住,Asa心中悲戚地为令一个不眠之夜做好准备。
(终于考完试了x2于是开心的卡文😂😂😂)@elk 

Hollandfield/Faded Fantasy
佩小姐AU,看电影的时候一直想把臭脸小哥换成荷兰弟😂😂😂
Tom和Asa身高互换
避雷警告⚠️:Tom小天使黑化
废话这么多以下正文:
Part 1:
Chapter1:
1.夜晚逐渐蚕食所剩无几的光明,曾是孩子们乐土的孤儿院,如今却只是死一般的寂静,留下一具空洞的牢笼。Tom透过斑驳的窗棂出神地望向港口。Emma大概已经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吧,tom无力地诉说着这一事实。他看着四周的狼藉,无数的傀儡散落在地,早已凝固的血液与鸟羽在地毯上肆意地绽放一朵狰狞的花。空洞的眼神聚焦在幽蓝深邃的天空,那少年的眼眸便是这般颜色吧,Tom暗自心想,一抹凄然的微笑绽开在少年苍白的脸上,是啊,无论如何伪装,如何逃避,自己仍是那样的freak啊!就连那蓝眼睛少年也离开了自己,
Please……Asa……stay……I need you……
潮湿的水汽凝结成一滴晶莹的泪珠,映照出死亡的铁翼。
2.迷雾笼罩着海岛,海中礁石将海浪摔碎,挥洒进咸湿的空气。那只鸟,圆圈里,1940年9月3日,爱默生,那只鸟,圆圈里,1940年9月3日,爱默生……老人的谰语如魔咒,回荡在蓝眼少年的脑海中。Asa看着这荒芜的小岛,那一夜的恶魔又重回心间。淌血而空洞的眼眶,树林阴翳,洒下恶魔的影子,这不散的梦魇,keeps him awake every single night。Asa揉了揉酸胀的眼睛,强行将自己早已远去的思绪拽回到这座古怪的建筑上。眼前这座破败的古堡与老人的叙述相差太大。Asa拿出那张早已泛黄的照片,图中华丽的城堡前,女孩飘荡在空中的裙摆,小绅士闪烁的双眼,以及那个人……卷曲的棕发慵懒乖巧地贴在少年的额前,脸上洋溢着一个大大的笑容,映和这阳光,化作一股暖流,流出照片,流进Asa的心间。Asa的双颊泛起一片红晕,理理思绪,将照片放好,走进城堡。……Tom…are you there?那一个个不眠的夜晚,Asa总会拿起这张再熟悉不过的照片,少年的笑容总是那一剂良药,将他从梦魇的深渊拯救。可爷爷的话语总是在脑海想起,这样一个可爱的人儿,怎么会是爷爷口中的恶魔?Asa小心翼翼地走在已发霉的杂乱地板上,环顾四周,想象着那个人在这个地方的生活。蓝眼少年突然一惊,一只已经断裂的假肢上捧着一个散发着恶臭的椭圆物体,上面一张皱巴巴的字条:I give my(her)heart back to you。Asa皱起额头,捏住鼻子走上台阶。一个温柔的男声响起:Asa,is that you?Asa一怔,颤抖着抬起头,清冷的阳光下,高挑匀称的身材,那一头再熟悉不过的棕发。瞬间,无数言语涌上唇边,可Asa却不争气地用细小的气声将话语挤出:Tom?!他知道自己想要的已经来到—答案。可双腿却不听使唤的转身向下跑去,but由于睡眠不足和惊吓(惊喜?)过度,可怜的Asa以极其unbelievable的姿势摔下楼梯,陷入黑暗前的Asa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shiiiiiit!!”
3.“gosh,I can't believe he just passed out?!so stupid "
"Please,don't be so hard on him "
"Alright alright, I get it,he's all yours "
"Come on Emma ……”
Asa觉得自己仿佛在深水之中无法呼吸,逐渐发现原来有人捏住了他的鼻子。急忙扑腾起身,嘭!star撞earth的奇景又一次发生。
"Ouch!!"两个少年惨叫出声,Asa睁开疼得眼泪哗哗的双眼,目光直直对上扑在自己身上的Tom的热切目光,不由得耳根一红。记忆的匣子突然打开,本该在照片中的人却全都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。Tom冷不丁地搂住Asa,蜜糖般的声音流泻在Asa的耳边:
“Welcome home,Asa。”
“But aren't you supposed to be dead?”
“huh?”
“Wait,am I dead?”
“what?no no………em……just come|||”
(Ps:第一次写文,文笔差剧情拖沓请见谅😂😂😂)@elk